☆互攻无差爱好者☆
兮燃,可以叫燃燃
所有cp可逆不拆,天雷娘化受。
不吃:狗崽(yys),瑞金(凹凸),轰出(mha),米露(aph)
↑非cp向/同框看情况能接受,清水ok
除此几乎没有雷点,很好相处❤

领带

原作:黑色幸存者(Black Survivor) 

cp:亚历克斯&东彰一 

无差向

有隐晦的死亡描写

设定:他们因为业务(杀手和特工)彼此认识,关系不算太好总是说不了几句就不欢而散,但都认可对方的实力,遇到棘手的任务时也不是不可以合作,甚至偶尔会一起喝两杯的相处模式。

大概是一篇不算cp向的cp文,非常放飞自我非常ooc感觉就是一篇相声。本文里他俩没有任何关系。

能接受的话请↓

石墨走:https://shimo.im/docs/Wrs5jOQvVN8ExQme/ 

这次的任务有些麻烦,但幸运的是即便过程非常不尽人意,任务最终倒还是完成了。

和东彰一一起完成的。

亚历克斯看向他的临时队友——而东彰一显然没注意到他的目光。作为一个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每次都像是第一次合作的搭档,他和亚历克斯并没有因为数次相处的磨合而变得默契。此刻这位日本杀手正在眯着眼睛专注地擦眼镜,由于亚历克斯的暴力投掷,目标人物喷出来的血直接呲了他们一脸,彰一的眼镜瞬间“挂彩”。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布料,他从衣领里扯出勉强还算干净的领带擦拭。

 

“东先生,你不是不会系领带的吗?”亚历克斯盯着看了一会,突然用日语问了这么一句。

 

东彰一手上动作一顿,显然没料到对方会问出这么个问题。不过他很快平复过来,慢条斯理地擦完眼镜后把它重新架回了自己的鼻梁上,才转过身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和亚历克斯说:“哈哈…是吗?你对我的印象太刻板了,需要更新一下。”

亚历克斯没有回话。他们默默清理着现场,准备撤离。过了一会,倒是东彰一先开口搭话了。

“要一起去喝一杯吗?”

亚历克斯感到意外。

“喂,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亚历克斯的墨镜也碎了,他的眼睛幽蓝幽蓝的盯着彰一,像两个煤气灶同时开了小火,安静地燃烧着。

“我以为……我们的关系还没有好到这种程度。”亚历克斯整理了一下风衣,靠近了彰一站定。东彰一知道他这是同意了。

“我们的关系?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亲爱的亚历克斯,优秀的特工同志。”东彰一笑眯眯地推了推眼镜,模仿着亚历克斯家乡的说话方式,咬字刻意。

亚历克斯耸了耸肩,知道彰一又开始怼他了。这家伙对谁都笑眯眯的,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唯独对自己略显刻薄。虽然知道多半是被自己气得,但亚历克斯还是把这归结于“彰一是个虚伪的大骗子,自己太聪明了不会像其他人一样被骗,所以彰一才会放下伪装真实的面对自己”的原因。亚历克斯对此习以为常,甚至非常熟练地又怼了回去。

“你都叫我亲爱的了,东先生。我想我们恐怕不止是有关系,关系还不简单呢。”

“先生这个词也有丈夫的意思,怎么,你叫得这么亲密,是想和我姓东吗?”

“东亚历克斯?不太好吧,听起来像是乱伦。”

东彰一嘴角一阵抽动,忍住了想把对方摁在地上一顿暴揍的冲动。这个家伙,总是拿自己的老婆和女儿来说事。

“哈哈…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听起来很像是亚鹤子的哥哥是吗?那挺好的,儿子。”

接着亚历克斯把东彰一方才忍住的冲动付诸实践——他突然扑了过来,彰一措手不及,被他摁在了地上。

“刚才要不是我救你,你说不定就被别人打死了。谁才是爸爸,嗯?”

“你一把夺走我的武器就扔了出去,没让你赔就不错了。再说了,是我先把那家伙打得半死不活,你只是个补刀的而已,别太得意。”

“那好,这个先不谈。你刚才叫了我一声儿子,我要还回来。你叫我一声爸爸,我就让你起来。”

东彰一躺在地上,开始思考一个鲤鱼打挺把压在自己身上的亚历克斯掀翻的可能性。他觉得有些困难,于是开始了自己的老本行,试图快速交涉来骗取对方的信任。

“我本来就是爸爸……我有个女儿,我难道不是爸爸吗?”

“但你不是我爸爸。”亚历克斯显然识破了这个偷换概念的诡计。

“你都和我姓东了,还不是我儿子?”东彰一没有理据也强行力争。

“我什么时候说要和你姓东了?”

“你叫我先生,你就是想和我姓。”

“和你姓又不是非要做你儿子,做你妻子不是也和你姓吗?”说完这句话后亚历克斯就后悔了。果然,东彰一立刻抓住了这个把柄。

“你不肯做我儿子,原来是想做我妻子啊?”东彰一躺在地上笑了起来。这是亚历克斯第一次见到彰一笑起来的样子——不是那种假笑,而是发自内心的笑。虽然这个笑容是在嘲笑自己,但亚历克斯在一瞬间有些动摇。

他笑起来比想象中要很好看。

“不了吧,我对人夫不感兴趣。”亚历克斯很快回过神来,从彰一身上移开身体,并且伸出手,示意自己可以拉他一把。

“哈,真无情啊,夫人。”说完这个词后,东彰一突然想起了杏,他的亡妻。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他拍拍身上的灰尘坐了起来,没有抓住亚历克斯伸过来的手。

亚历克斯没有注意到他情绪上的变化,只是收回手故作夸张的说了一句“无情的是你,我难得好心帮助你。”

“看来你平时不安好心。”东彰一站了起来,脸上又恢复了职业性的假笑。“走吧,先去找个地方弄干净衣服。”

亚历克斯跟在他身后,刚想接点什么话,突然突兀的想起了一些往事。



那是他刚和彰一合作的时候,对方还是个入行不久的新人。彼此是旧相识,他不免好奇,问彰一为什么会来做杀手。彰一看了他一眼,示意去找个地方坐坐再说。那时东彰一的妻子刚刚住院,为了高昂的医疗费,无所事事的笑眯眯的温柔人夫突然就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血腥杀手。虽然还是笑眯眯的,但那种不怀好意的笑容让亚历克斯看了都背后一寒。

第一次任务完成后,东彰一的西服上沾了不少血。显然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目标人物基本上都是亚历克斯杀的,剩下的都是彰一借刀杀人,比如让他们内讧。总之很少自己动手,总是想方设法利用别的方式来完成任务。他带着彰一去换干净衣服的时候,发现对方竟然不会打领带。

“啊……平时都是杏帮我打理。”东彰一有些尴尬。亚历克斯伸手捏住了他手上的领带,示意自己可以帮忙。

“她要是知道你现在这副蠢样,一定会生气的。”

“你这种没老婆给你打领带的人是不会懂的。”说完后两人同时陷入的沉默,总有种哪里不对劲的感觉。亚历克斯的手僵了几秒,打了一半的领带就这样别扭的挂在了彰一脖子上。

“行吧,我不是你老婆,你让你老婆给你系去。”

事后亚历克斯和王文,一个合作过几次关系还不错的年轻中国黑客,抱怨过这件事,对方显然关注错了重点:“你这反应怎么和吃醋的小媳妇似的。”

亚历克斯没有说话,当晚黑了王文的游戏直播间把BGM换成了乡村狗叫,第二天发现自己的电脑桌面是一张人物被p成了自己和彰一的黄图。



“喂喂,你想什么呢。”东彰一停了下来,亚历克斯一不留神撞到了对方身上。

他当然不会说我是在想我和你的黄图,于是口不择言回了一句“想你。”

“……别这样,我不喜欢男人的。”

亚历克斯有口难辩。

“……我在想你以前不会系领带的事。”

“你就这么在意这个领带吗?人总是会变的,亚历克斯。”东彰一平静的说,“我的领带也没换过,就那么几条,都是杏以前帮我选的。可能我以后会换,也可能不会了。”

亚历克斯哑口无言。

他的步伐稍微有些慢了。

两个人从并肩变得有些疏远,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跨进了一扇门。



东彰一意外的有些不胜酒力。

亚历克斯觉得自己大概有办法把他弄回住处,便任由对方喝得不省人事。然而他后知后觉想起来,忘了问这家伙的家庭地址。

在做好事算不算是侵犯隐私这点上犹豫了一会后,亚历克斯从东彰一的口袋里找到了他的手机,给亚鹤子打了个电话,用尽可能温柔的和小孩子说话的语气说,是亚鹤子吗?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亚历克斯。你爸爸今天有点事,晚上不回家睡觉了。要是一个人害怕,今晚可以住到同学家里。亚鹤子很懂事的听完说了句谢谢亚历克斯哥哥,请照顾好我爸爸后挂断了电话。亚历克斯把手机塞回东彰一口袋里,觉得自己还是被这家伙占了便宜。

为什么爸爸的朋友会被称呼为“哥哥”啊!

算了,这说明我年轻。亚历克斯自我安慰。他费了点劲儿把东彰一扶了起来,背在身上,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亚历克斯的暂住房很小,东彰一进去后,房间一下就拥挤得仿佛他们需要紧紧相拥才能在这么狭窄的地方穿行。亚历克斯关上门,把彰一放在沙发上后蹲了下来喘着气,感慨着这家伙竟然还有点分量。

“谢谢。”

盖着亚历克斯外套的东彰一发出了很小的声音。

“这么快就醒了?我还以为你至少要再睡一会儿。”亚历克斯活动了一下手腕,“你之前吐了很多。现在需要吃点什么吗?比如泡面。”

“算是给你添麻烦了。等下我来煮点宵夜吧,你这里有什么?”

“泡面。”

“除了泡面呢?”

“另一种牌子的泡面。”

“··· ···你能活的健康一点吗?”

“我一个人生活,那么麻烦做什么。”

“亚历克斯,一个人生活就更该好好照顾自己。”东彰一难得关心了一句。

“东先生也要照顾好自己啊。”亚历克斯语气平淡。

东彰一张了张口,却无法说出点什么来回应。最后他攥着亚历克斯的风衣往沙发里缩了缩,喉咙里滚出了一声干涩的“谢谢。”

更晚一点的时候,亚历克斯说有点饿了,于是东彰一搜刮出了所有能找到的杂七杂八的食材煮了一锅泡面。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吃完后东彰一去厨房收拾碗筷,抱怨这里没一个东西用起来顺手,之前的葱段还是他徒手掐的,厨刀根本就切不开,剪子也不锋利,甚至连汤勺的勺柄都是松动的。亚历克斯靠在厨房门口笑眯眯的看着他,声音软和的说看来我这房里没有一件东西是让东先生满意的。彰一回过头看了一眼说,亚历克斯勉强还可以。后者听完这句话后一脸讶然,但很快补充了一句,可我不是东西啊。在东彰一没能克制住爆发出来的一阵大笑中亚历克斯明白自己显然是又被坑了,他有些懊恼,自己的中文水平比这家伙要好得多,为什么没能反应过来这是个陷阱。

“行了,再笑你就出去睡大街吧。”

“我又不是不认识回家的路。”

“··· 现在太晚了,留下来吧。”亚历克斯犹豫了一下,“能不能陪我到天亮再走。”

东彰一愣了一下,推了推眼镜。

“你现在租用的是东彰一的一个晚上,六点算天亮的话现在还剩下四个多小时。那么,请按照我在行内的身价付薪水。”

“我觉得你只值一顿泡面。”

“面是我煮的。”

“面是我提供的。谈钱多伤感情,东先生。”亚历克斯试图感化彰一。

“我和你没有感情,亚历克斯先生。”东彰一笑眯眯。下一秒他就被摁进了沙发里,亚历克斯不知道从哪拖出一条毯子扔了过去。

“我床上都是电脑,改造中的武器,文件袋和一些杂物,你往里面去一点。”东彰一反应过来他今晚可能要和亚历克斯挤一个沙发睡了。

“我们去酒店开个房间一人一张床睡不好吗?我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

“那你去开个单人间不就好了?”亚历克斯看了他一眼。东彰一猛然惊觉自己第一反应竟然是把亚历克斯一起带过去,明明这里就是他的住处。

两人沉默了一会。东彰一抬手拽了拽毯子,盖住自己后又挪了一小部分把亚历克斯的肩膀盖住。接着又把两人的外套扯过来盖在了毯子上。

“晚安。”

或许是酒精遗留作用,东彰一很快就睡着了。亚历克斯发现自己做了个并不明智的决定,他不该让彰一留下来的。他不习惯身边有其他人,现在还靠着自己睡着,这是一种于他而言过于亲密的存在。算了。亚历克斯这样想着,翻了个身。东彰一被惊动了,但是没完全醒,迷迷糊糊的摸索着毯子给亚历克斯盖上,又挪了下身子伸出手把亚历克斯拉到怀里,轻轻拍着他的后背,小声嘟哝了几句什么。一切发生的过于自然又十分令人意外,亚历克斯保持着僵硬的姿势蜷缩在彰一怀里一动不动,直到再次听到彰一均匀的呼吸声才松了口气。刚才是把我当成孩子了吧。亚历克斯看着彰一熟睡的脸,对方可能是梦到了什么,睫毛一颤一颤的,眉头微皱,胸口小幅度起伏着。过了一会,亚历克斯学着彰一刚才的样子,把手搭在了他后背上轻轻拍了拍,对方的神情果然舒展了很多,微微绷着的身子也稍微放松了些。亚历克斯犹豫了一会后,伸出手把东彰一往自己身边箍了箍,然后小心翼翼的,轻轻抱住了他。

“没事了,东先生。”

“辛苦了,请好好休息吧。”

他比自己想象中要消瘦一些,虽然这家伙作为一个日本人还算得上壮实。实际上东彰一在身高上以一厘米的微弱优势略胜过亚历克斯,但是体型并不如亚历克斯健壮。亚历克斯好奇的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对方的手臂,意外的没什么肌肉,只是很紧实有力而已。也对,一个上班族,尤其是日本上班族,哪来的时间去练肌肉。那这家伙力气还真不小,砍人挺疼的,做一个职业杀手真是辛苦他了。亚历克斯这样想着,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抱着东彰一的胳膊逐渐睡着了。


夏天的夜总是过于短暂。

虽然经常在夜里出任务,但东彰一良好的生物钟还是叫醒了他。

事实上亚历克斯醒的更早。

东彰一揉了揉眼睛,打算看看现在几点,一睁眼却率先看到了亚历克斯过于接近的脸,和对方清澈的浅蓝色的眼睛。东彰一吓得差点把人推出去。

“呃……早上好。”

“早上好,东。昨晚睡得还习惯吗?”

“谢谢,还算好……已经天亮了吗?”

“还没完全亮。大概是早上五点半到六点之间,你要不要再睡一会?今天是周六。”

“啊……哦,好…你吃过早饭了吗?”

“等会和你一起吃,再睡会吧。”

说着亚历克斯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

东彰一感慨着这是什么一秒入睡的神奇技能,一低头才发现对方的手竟然搭在自己腰上,抱的还挺紧。结合刚才的迷之对话,东彰一产生了一种“我被这混蛋泡了”“简直就像和这家伙睡过了”的错觉。他不动声色的试图和对方保持距离,刚挪了一点点位置,就被拽了回去。连着试了好几次,都作败,反而被抱得更紧了。

………这家伙真的有睡着吗?

东彰一盯着那张脸看着,突然不可抑制的产生了奇怪的念头:让我亲他一下,他要是跳起来打我,就证明这家伙是在装睡,我就可以嘲笑他睡觉还要抱着人才行,是不是暗恋我。

这个想法吓到了东彰一,但他还是鬼使神差的凑了过去,眼一闭心一横,在亚历克斯小幅颤动的睫毛上方轻轻亲了一下。很明显的,他能感觉到对方的眼皮突突地跳动起来。

“你果然没睡着,哈哈,你是暗恋我————”

没来得及把嘲讽的话说完,东彰一突然被人揪住了衣领。他感觉到亚历克斯的呼吸砸在了他脸上,有些晕乎乎的。他听到了心跳声,不知道是谁的,跳的很剧烈。

“那东先生请替我保密吧。”

亚历克斯松开了手,转过身去。东彰一愣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抱歉……”

他说。

“亚历克斯……”

他一片空白,整个人像是漂浮在了空中。

即使是对亚历克斯,这个总是能轻易让他发怒的人,他也不想玩弄对方的感情。虽然是捉弄……但现在看来,似乎过火了?他有些心情复杂的从背后抱住了亚历克斯,默默酝酿话语 ,想着该怎样用嘲讽的语气说出安慰的话,同时,还能让两人保持正常的距离,各退一步。他不该和亚历克斯有什么亲密的关联,他们不应该……也不可能。东彰一胡乱的想着,对方转过身来,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扰乱了他本来就乱作一团的心绪。

“你刚才为什么亲我?”

东彰一不知该如何回答。他耳根微红,据理力争:“哈?因为我想看看你这家伙有没有睡着……你先抱我干什么!”

“沙发小,我怕你动来动去把我挤到地上。所以,这就是东先生亲我的理由?”

“我觉得你要是没睡一定会揍我。”

“你想被揍吗?啧…”

“喂喂···试探你的反应而已。不对…!你那个回答是什么意思,你这家伙,果然对我……”

“你觉得呢?”亚历克斯歪着头,用手撑着脑袋。难得看到东彰一手足无措的样子,真是有趣。这个画面要好好珍惜————啊,好想拍下来,然后狠狠嘲笑他。

“我觉得你是gay。”东彰一皮笑肉不笑的准备起身。  “你就当我刚才没睡醒吧。我去做早饭。”

“厨房里只有泡面————”

“知道了…我会把昨天剩下的那个鸡蛋留给你的。你喜欢荷包蛋还是煎鸡蛋?算了反正都是吃,做荷包蛋好了,你也没食用油。”

亚历克斯躺在沙发上。刚才简直就像做梦……或者就是个梦,他俩都没醒。

他伸手摸了摸被亲吻过的地方。

他开始无端的想起东彰一红宝石般血色的眼睛。

他开始动摇,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像是飞来了一只蝴蝶或是蜻蜓什么的,落在眼睛上停了一会,带来阵阵轻柔酥痒的触觉。非常短暂的停留。

然后振翅飞走了。


今年是亚历克斯认识东彰一的第不知道几年。

去年的某一天,亚历克斯送了东彰一一条领带,红色的,和他的眸色很像。换下之前那条吧,他说,足够细心的话是能看到上面那些淡淡的血渍的,东。

对方讶然的接过,接着是熟悉的笑容,亚历克斯知道这家伙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谢谢。不过我记得,今天可不是父亲节啊?”

果不其然。

“那我下次清明送你,祖宗。”

东彰一被气个半死。

“那我先提前谢谢你了,孙子。”



亚历克斯是个守约的人,清明的时候果然又准备了一条领带。

“东,你之前那条褪色有些严重。”他说。他记得那一天,那条红色的领带被他紧紧握在手里,红色的痕迹布满他的每一条掌纹,一股股在他的皮肤上滑动着,蔓延向他的脉搏。

仿佛他们融为一体。

“如果哪一天我出事了,亚鹤子就拜托你了。”

“是吗?为什么这么信任我。”

“你不是总希望我死得比你早吗?所以你要对我负责啊。”那个人笑着推了推眼镜。

“如果我先死了呢?”

“那我会先去一趟中国,找到那孩子。然后试着去找到你。”

“有时候我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东。他就更不可能掌握情报了。”

“所以你别那么轻易的就死了,我余生会很无聊的。”

“原来东先生余生想和我一起过吗?”

“你多心了。”

怎么洗都觉得手中遍布触目惊心的红。

那家伙果然不适合当个杀手。他还是习惯看到他一脸狡黠的笑容,当个无所事事的上班族。不知道为什么,他收到了那条几经辗转的领带。他想起那个人说,我不习惯欠着别人东西,尤其是你的。过于精明的商人总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让人厌恶。亚历克斯很讨厌这样的东彰一,他过于精确的计算着他们之间的关系。是的,计算。而不是经营,于他而言自己可能是个“不需要假惺惺的维系良好关系”的存在吧。

你欠我的何止是这条领带啊,东。

亚历克斯将盒子轻轻放了上去。浅蓝色的,很像他的眼睛。

“之前···算了。我觉得你不适合红色,东彰一先生。”

那个人依然笑着,但是没有回应他。






后记:

亚鹤子比想象中要冷静懂事的多。她的眼睛红红的,抱着一件东彰一的外套,乖巧的牵着亚历克斯的手,一路上都没有说话。直到最后,才小声问道:“你是我爸爸的朋友吗?”

“算不上吧。”他说。

“你和我爸爸关系很好吗?”

“···算不上吧。”亚历克斯语气平淡的重复道。

亚鹤子低下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追问:“那···那亚历克斯哥哥和爸爸是什么关系呢?既然爸爸···把我托付给您···”

被温暖的手掌覆上了额头,亚历克斯蹲了下来:“我答应过东先生会照顾好你。我们之间的烂篓子很多···现在两清了。”

“我们的关系?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亲爱的亚历克斯,优秀的特工同志。”

“我和你没有感情,亚历克斯先生。”

“试探你的反应而已。”

“所以你别那么轻易的就死了,我余生会很无聊的。”

即使是特工,偶尔也是会觉得无聊的。


他是一只美丽而狡猾的狐狸。

而我是那个没来得及驯服他的人。

End

 

  •  是什么,能把一个沙雕表情包画手逼到不得不自力更生去写文?是冷圈。明人不说暗话我想要评论噫呜呜噫

评论(8)
热度(37)

© 燃烧殆尽 | Powered by LOFTER